业界新闻

让废物变成宝 用二氧化碳生产降解塑料

2014/03/23

谁都知道,二氧化碳是污染大气的元凶。可台州有一家企业,能让二氧化碳变废为宝。他们可以让机器“吃进”二氧化碳,“吐出”可降解塑料。温岭的台州邦丰塑料有限公司,就是这样一家企业。

  去年9月,经过8个多月试产,他们成功利用二氧化碳生产出了可降解塑料。了解该企业情况的一位市政协人员向记者言辞凿凿地说“这在世界范围还是第一家”。我们无法考证这个说法的准确性,但至少可以确定,台州有家这样的企业是非常值得关注的。我们一定好奇,邦丰是怎样把二氧化碳变废为宝的?近日,记者就此前往该企业进行探究。

  砸下2.5亿元巨资,让二氧化碳成有用之材

  台州邦丰塑料有限公司,处在温岭上马工业园区一个最不起眼的角落里。

  “咱家虽说是一塑料企业,也没和其他塑料同行接触过。”企业创始人赵云超迎接记者时笑着说。

  与传统塑料生产企业不同,邦丰是一家高新技术企业。最大的区别在于,邦丰生产的可降解塑料所用的原材料是谁都不要的被称之为大气污染元凶的二氧化碳。

  邦丰落脚此处是在2012年1月底。为了上这个项目,他们砸下了2.5亿元巨资。一年后,他们为产品的诞生而一遍遍地试验、调试。2013年9月,经过8个月的努力,以二氧化碳为原料生产的可降解基塑料(粉状塑料产品)终于成功出世。

  目前,邦丰产的可降解塑料,已应用于农业、食品包装、医用材料等领域。而邦丰也因此进入了国家高新技术企业行列。据了解,他们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国家专利就有4项,省级鉴定的新产品2项,国家、省级产业化和技改项目1项。

  邦丰塑料则被列入国家“863”计划支撑项目、“十二五”规划项目的战略性新兴产业、浙江省发展循环经济“991行动计划”。

  产出的可降解粉状塑料,价格远低于国外同类产品

  “科学就像一张纸,时机不成熟,你永远也捅不破;一旦捅破,你会觉得这其实很简单。”赵云超用这句话婉拒了记者参观整个生产流程的请求。

  但他向记者讲述了二氧化碳如何变成可降解塑料产品的过程:液化后的二氧化碳进入罐区,通过气化设备进行气化;把二氧化碳气体输入高压储存罐,通过管道进入反应釜,在反应釜里加入催化剂,通过高分子反应,生产成糊状的塑料产品;经过洗涤、干燥,成为粉状的成品。这样的塑料产品,可以通过堆肥得到100%降解,还原为液态的二氧化碳。

  目前邦丰生产的可降解塑料产品主要销往欧美国家,定价为2.5万元/吨,这个价格远低于国外同类产品。“原料的话,省内一些火力发电厂把液化后的二氧化碳废气运上门来,700元一吨。”赵云超说,“700元变成2.5万元,相当于深加工了吧。”

  赵云超盘算了很多可以适用到未来环境治理方面的产品设想。

  “之前,以为雾霾只侵扰北方,现在,发展到了全国范围。”曾在北京经商20年的赵云超深受其苦,没想到回到南方老家,发现这里也难逃雾霾之害。

  “我们准备推出一款产品,将可降解塑料应用于植树中。”赵云超告诉记者,虽然现在全国推广植树造林,从源头抵御雾霾,但日益沙化的土壤让植树成了一项年年都有相当一部分在做无用功的活动。

  “我曾经做过调查,每年植树的成活率偏低,这跟土质有很大关系。”赵云超设想,研发一款可降解塑料做成的植树花盆,“连树带盆一起种进土里,花盆里是营养液,保证树苗根系发育成熟。”随着根系的发展,可降解塑料做成的花盆也慢慢地被土壤分解,根系就能完美融入土壤,提高成活率。

  较之传统塑料难分解的环境危害,可降解塑料的优势一览无遗。除此之外,邦丰还准备推出一款“降尘喷雾器”。“就像空气清新器,对着空气喷一喷,土尘就会沉落下来,不会扬起。”赵云超透露说。

  拿下中科院项目,鞋企老板迈进高科技产业领域

  赵云超和邦丰塑料的背后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故事。

  在没有邦丰塑料之前,赵云超和他的朋友们经营着一家鞋厂,鞋厂运营良好,每年盈利100余万元。

  可看似势头强劲的温岭鞋业,却让赵云超异常痛苦,“温岭有近6000家鞋企,一双鞋子的利润已经精确到几角几分的地步,这种生意还能持久做下去?”

  在北京多年,赵云超结识了一批中科院院士。凭着私交,赵云超请王献红院士到温岭指导鞋业转型升级。“当时连调研主题都想好了——‘让鞋业的再次腾飞’。”

  “王献红他们过来温岭看完之后,却沉重地跟我说,‘小赵啊,我看你们鞋业利润都做到头了,这路也就差不多了’。”赵云超的心彻底凉了下来了,“但他们告诉我,有个二氧化碳基塑料项目,前景不可限量。”

  二氧化碳怎么可以变成可降解的塑料?现在不是都在说二氧化碳太多了导致地球变暖,如果能利用二氧化碳当原料,那岂不是做无本生意?

  赵云超了解到,目前国内这项技术产业化进展迟缓,主要是成本压力大、投资风险大、需求小、销售难。

  “但这不正是我们的机会么?”赵云超了解到中科院正在寻找产业化的合作者,马上和几个股东决定不惜一切代价抓住这个机会。

  或许是赵云超的坚定和诚意打动了中科院,在所有竞争者中,条件最一般的赵云超赢得了项目的合作。

  创新之路并非一帆风顺,有勇气才能走得更远

  邦丰的路走得并非一帆风顺。起初,邦丰塑料刚调配好的生产线一直不太稳定,产能还只能达到设计能力的40%,全部损失加起来亏了3000多万元。

  “那段时间真的是焦头烂额啊。”经过不断的检测和实验,赵云超又投入3000多万元,对后处理工艺进行技改,“现在产能已达到设计能力的85%。”

  舍弃目前看起来还算稳定的鞋厂,投这么多钱到一个自己并不擅长、且是全世界刚起步的技术领域,不怕辛苦赚来的几个亿打水漂?

  “说到风险,多多少少会有的,低端的制鞋业再怎么火热,企业到头来不过是温水里的青蛙。”赵云超笑笑说,邦丰的命脉是自主掌握的核心技术,而这背后是中科院专家们的强大智力支撑。

  “企业要想长期发展,技术创新是关键。如果每个人都害怕失败,不敢去尝试,那社会还如何进步?”赵云超觉得自己需要有这份勇气来做转型升级的急先锋。

  对话温岭市政协委员、温岭市发展和改革局副局长陈佩章

  记者:二氧化碳生产可降解塑料产业发展在我国目前进展如何?

  陈佩章:自上世纪90年代起,中科院广州化学所、浙江大学、兰州大学、中科院长春应化所等相继开展了二氧化碳固化为可降解塑料的研究。

  虽然该项目具有良好的生态,较可观的经济效益,但产业发展却步履蹒跚,叫好不叫座。

  邦丰塑料与中科院合作建成的生产线,由于缺少政策扶持和技术配套等原因,自2012年10月投产至2013年9月,一年产量仅约6000吨,远远低于公司的生产能力。

  记者:目前有哪些困境?

  陈佩章:主要是政策扶持少。利用二氧化碳生产塑料的低碳型产业属新兴产业,还未被列入国家产业目录,也没有相应的税收减免等优惠政策。

  同时,国家碳排放权交易尚未全面推行,如浙江省就没有被列入试点,企业难以开展碳交易活动,收集二氧化碳时,不仅得不到排放废气单位的资金补贴,反而要出钱向排放单位购买。如台州邦丰收集二氧化碳时,需要以700元左右/吨的价格向排放单位购买。

  记者:您对目前这个产业发展现状有何建议?

  陈佩章:建议国家尽快出台鼓励政策,加大扶持力度,引导类似的低碳型产业快速发展。

  同时要尽快将此类企业列入国家产业结构目录,建议国家发改委在国家《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鼓励类中的“石化化工”类中增加“利用工业、电厂废气生产二氧化碳基塑料技术”;将利用二氧化碳生产可降解塑料技术列入《国家重点推荐的低碳技术名录》和《国家鼓励的循环经济技术、工艺和设备名录》。

  其次,推进碳排放权交易制度。要加快推进北京、天津、上海、重庆、湖北、广东、深圳等省市碳排放权交易试点工作,尽早在全国全面实施碳排放权交易制度,通过市场机制惠及更多的低碳型企业,提高我国在世界碳排放配额谈判中的主动权。